54天做空希尔威

在希尔威金属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希尔威”,TSX&NYSE代码:SVM)董事长冯锐眼中,这是一群“蒙面金融大盗”。

近两个月内,美国上市的希尔威业绩屡受质疑、股票连遭做空,市值曾在一天内被掳去2.3亿美元,可至今冯锐仍然无法确认对方的真实身份。


在冯锐眼中,这是一群有组织、水平极高的“空手道”高手。他们可以潜入矿区、安装摄像头,暗中监控长达20天,他们可以拿到公司机密的内部信息,他们对公司业绩的质疑表面看上去是那么让人信服。

希尔威是一家在多伦多交易所和纽交所双板上市的加拿大注册的矿业公司,通过开发中国河南省洛宁县月亮沟的四个银铅锌矿,成为中国最大的原生白银精粉生产商,是美国市场上典型的“中国概念股”。

从今年9月1日起,像许多中国公司一样,希尔威在美国遭遇了一系列的空头攻击。原本在纽约股市默默无闻的希尔威,因在9月14日暴跌19%创下单日跌幅最大、换手率最高而“一跌成名”。

10月24日,希尔威聘请毕马威“集中于针对具体的指控”所做的审计报告发布,证明自己发布业绩的真实性。

但在这与做空势力较量的54天里,希尔威一度被逼至悬崖的边缘……

第一轮攻击

“现在想起来,早在6月3日,我们就被做空者盯上了,可当时却浑然不觉。”冯锐回忆,当天,一匿名机构通过路透社发布了希尔威季报收入将达不到预期目标的“警报”。希尔威股价随之下跌近10%,做空股票从60多万股悄然增加到近200万股。

8月底,希尔威公司十大股东之一的US Global Investors突然告知冯锐,有一份关于希尔威的研究报告在多家基金公司中流传,建议抛售股票,同时浑水公司(Muddy Water)也在投资界散布关于希尔威的言论。等到9月1日,冯锐收到这封多达87页的匿名报告一看,被标题吓得大吃一惊——“希尔威可能隐藏着13亿美元的会计欺诈”。

当时,中国概念股在美国股市连遭做空,数十家中国公司被狙击,股价狂跌不止。冯锐突然意识到,做空者对希尔威的攻击开始了。更让其担忧的是,这时公司股票做空方已猛涨到2700万股,占总股本近16%。

这份研究报告中,希尔威被指主要有三个方面涉嫌造假:其一,所报收入1.53亿美元约是公司真实收入约1500万美元的10倍(报告称数据来源于中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档案);其二,希尔威报给美国证监会净利润6600万美元,报给中国工商行总局却是亏损50万美元;其三,以子公司股权转让价值推算,公司市值约为1.4亿美元,仅为实际价值的十分之一。此外,这份报告提出的质疑还包括隐瞒部分诉讼和关联交易。

这三项指控每一项都很重大,当时美国股市已有多家中国概念股被报道有财务造假问题,投资界已开始形成对中国公司整体不信任的惯性思维。

9月1日那个夜晚,冯锐说,他与大多数高管一夜未眠,通宵整理相关财务数据。第二天,纽约股市开盘前便把希尔威所有中国子公司的工商年检报告、所有的银行对账单、纳税申报表等共计95页相关证据公布在了公司网站。“前两项造假指控毫无根据。在我们报给中国工商行政管理总局任何一项中都没有这些数字。”对于做空者的攻击,冯锐感到难以理解。

在中国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的官方网站上,记者查询到希尔威控股子公司河南发恩德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南发恩德”)的工商年检信息(希尔威主要收入和利润来源于这家子公司)。该网站显示,“2010年河南发恩德销售收入为964812316.05元人民币,净利润514786392.57元人民币”。整个中国公司合并报表中有5.08亿人民币(约7900万美元)的利润。

在那份报告中,作者注明了希尔威收入和利润是来源于希尔威在中国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档案,该档案则“来源于类似于青岛联信商务咨询有限公司这样的中介机构”。记者从青岛联信商务咨询有限公司出具的、加盖公章的河南发恩德工商档案中看到,数据与工商总局官方网站信息相一致。

而第三项指控则来源于——2011年7月,河南有色地质矿产有限公司挂牌转让所持有的河南发恩德5%国有股权,挂牌价为4500万元人民币。

根据河南产权交易中心的公开信息显示,该项交易明确标明了河南发恩德“净资产为86064.52万元”,5%股权约为4303万元人民币。以净资产来转让股权,是我国国有企业惯常的出让方式。报告以此推算总市值、得出与希尔威市值为14.4亿美元多达10倍的差距。

但是,这份报告分别寄给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纽交所、多交所、希尔威公司以及彭博社、华尔街日报等机构。9月2日纽约股市刚刚开盘,希尔威股价应声下跌,每股从8.5美元直落到7美元。

希尔威一直是聘请加拿大温哥华的安永会计师事务所进行审计。面对连连质疑和股价暴跌,9月2日当天希尔威宣布任命直属董事会的独立委员会,对指控进行逐一核实,并雇佣另一家“四大”、加拿大温哥华的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展开调查,以向独立委员会提供关于公司财务状况的第三方观点。

在不断地对媒体、投资机构澄清后,希尔威股价在9月2日稳定在7美元以上,几天后逐渐回升至9美元。正当冯锐认为危机结束时,第二轮更为猛烈的攻击又开始了。

惊人的“空手道”

若非亲历,冯锐很难相信,他们会遭遇到好莱坞警匪大片中才能一见的高科技监控。

若说第一轮攻击是质疑财务指标,那第二轮攻击则聚焦于希尔威矿藏的资源储量、矿石品位和精粉产量等技术指标。

9月13日、19日、21日、22日,一名自称Alfred Little的人在Alfred Little.com网站上连发四篇署名文章。文章中首先公开了希尔威在河南四个银矿的动态地质储量报告,称上报给中国ZF部门的数据大大少于上报给多伦多交易所的;其次,张贴出三份矿石检测报告:对“矿车上掉下的矿石”检测,银的品位只有30克/吨、5克/吨、275克/吨,公司宣称的品位虚增了数十倍;发布视频,称根据对希尔威河南公司20天监控录像记录显示,每天从各矿区运往选厂的矿石平均为44车,按每车最大载重量30吨计算,比其公布的产量少了约43%。

希尔威的高管们震惊了——做空者竟潜入矿区、安装摄像头,偷拍了20天。若非Alfred Little自己公开出来,他们还毫不知情。而有些信息,如上报给中国ZF的动态地质储量报告,只有企业内部和相关ZF机构才有,做空者究竟从哪里获得的?

“真是不可思议!”冯锐一方面惊叹于做空者的手段,另一方面又十分愤怒,“这些质疑表面看上去那么让人信服,但内行一看就知道,这是在误导投资者。”

对于同一矿山动态地质储量国内少、国外多的指责,希尔威解释道,这是因为中外矿山统计规定不同所致。

多伦多交易所规定,矿产公司矿山动态地质储量要实时反映储量的增减,新增探明储量被要求统计在该指标中。但河南国土资源厅2009年第118号文件规定七种情况动态检测报告不得通过验收,其一是“动态检测报告中保有资源量不仅不减少,反而增加较多的”,另“确需增加保有资源储量的,可提交一份储量核实报告”。

按希尔威的说法,“近年来希尔威累计钻探20万米,新增储量较多,但因生产性探矿尚未结束,在2005年后从未编制储量核实报告”。由此,“近年来动态地质储量在递减,更少于上报给多交所的数据。”

针对第二项质疑,希尔威称,每一矿斗(约一吨)的金属品位,公司都要将三处不同位置的取样矿石打成粉混合后再行检测。对外交易时,每车矿粉则由买卖双方6次随即取样进行抽检。整个矿山的品位绝非仅靠路上拾来的几块石头就能确定。

根据《矿产资源综合勘查评价规范》(讨论稿)中5.3.1样品采取中规定,“充分考虑矿石类型、品级、结构、构造特征分别采样,采样点的布置在空间分布上应力求合理,具有代表性。”

山东一家铁矿企业的相关负责人介绍,我国商检部门对于矿石品位检测的样品,在空间布点、重量比例上都有一定的要求。一般5万吨的铁矿石就要选取50公斤至100公斤的样品进行检测。

而关于监控录像指控产量虚假,希尔威解释道,矿区内运输都存在超载现象,从矿井到选厂也不可能有人去检测每车的载重吨。而且每车矿石品位不同,即使同样容量载重也会不同。Alfred Little用卡车最大载重吨推算的产量,并不准确。

但是,9月13日署名Alfred Little的报告在股市掀起巨浪,希尔威股价从7.25美元暴跌至5.86美元,跌幅达19%,一天内股票市值被做空者掳去了2.3亿美元。当日股票换手率更是高达5000多万股,是平时的10倍,占整个股本的三分之一。

而在Alfred Little文章刊出后短短20多天,美国多家媒体先后跟踪发表了40多篇关于希尔威公司的利空报道。

“整个公司被逼到了悬崖的边缘。”一位希尔威公司高管说。“唱空者与做空者就是同一伙,‘Alfred Little’不过是一个虚拟代号。他们按一定梯次和时间接连发布对公司的质疑。若不对企业知之甚详、若非矿业内行,大多数投资者会对这些蓄意攻击深信不已。”冯锐说。

谁在造假

至今为止,前期写报告的人和那位Al-fred Little从未公开露面。

记者通过Alfred Little.com网站采访Alfred Little,该网站以中文回复:“我们网站所有的文章都是由投稿人提供的,我们已经将您的问题转发给希尔威报告的投稿人”。截止发稿,Alfred Little仍未予回复。

除了对希尔威造成重创,这位神秘的Alfred Little中国绿色农业(CGA)、德尔电器(DEER)、优酷网(YOKU)等15家中国概念股也都接连遭到他的质疑,股价纷纷大跌五成以上。由于这位神秘人士拒绝了美国监管机构的出面要求,2011年8月德尔电器起诉Alfred Little涉嫌欺诈操纵股票时,纽约高等法院特准通过电子邮件方式向被告Alfred Little送达传票与起诉的请求。

在质疑的背后,众多做空者却早已潜伏停当,伺机攻击了。

在希尔威被唱空前夕(8月中旬),在10美元至8美元的区间做空者搜集了足够的筹码。等到9月研究报告出台、实名质疑、媒体炒作造成市场恐慌、股价大跌后,在6美元至7美元出手获利。

“如果唱空者与做空方没有事先达成联盟,那步调配合得如此一致,实属惊人。粗略估算,这些做空者可从中获得上亿美元的暴利,可希尔威却付出了数亿市值蒸发的惨重代价。”一位希尔威公司财务方面高管说。

对于做空者,希尔威公司表示,虽不知其名,却几乎可以肯定是少数美国对冲基金所为。希尔威2700万股做空股票动用的资金总额约为2亿美元。根据美国对冲基金做空一只股票一般动用不超过资产2%的行规,由此推算做空方的资金规模要在百亿美元以上。

目前美国股市已经形成一条清晰的做空中国概念股产业链——首先,做空者先行潜入某只股票;其次,由唱空者,如第三方研究机构,发布研究报告质疑业绩不实。这些研究报告大多利用中国公司在当地ZF、工商、税务信息与报给美国证监会的数据相比对;紧接着,美国部分媒体跟进炒作,形成做空的舆论氛围;等股价大跌后,再由对冲基金抛售股票;最后,律师事务所就会出面代理集体诉讼,直至中国概念股停牌乃至退市。

根据WIND资讯显示,自今年3月中旬以来,170家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公司,有130家公司股票下跌,有46家跌幅超过30%。在纽交所上市的77家中国公司中有52家股价下跌,其中12家跌幅超过30%。

9月22日,希尔威将包括Alfredlittle.com、Alfred Little等告上纽约高等法院,索赔金额为1亿美元。

10月24日,毕马威对希尔威公司的审计报告出来,该报告是“集中于针对具体的指控”所做。

毕马威的报告称,其一,“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报告的收入与向美国证劵交易委员会备案的财务报表中报告的收入之间的差异不足1000美元”;其二,“2010年缴纳的企业所得税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查阅的报表中的净利润是一致的”;其三,“希尔威2010年12月31日和2011年8月31日财务记录上显示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大体上是正确的”,以及“纳税额与收入的一致性”。

“尽管希尔威最终赢得了与做空者的较量,但股价却一度大幅重挫,做空者还是利用‘虚假陈述’攫取了暴利。这才是他们的真正目的。”纽约国际集团总裁本杰明·卫说。

转载请保留出处:无极领域 » 54天做空希尔威

赞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