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那么穷

年龄的增长总会对事物的理解加深,偶尔写写文章,阅读量10万以上的也有不少,每天谈合作,加好友的,想要拜师,甚至送钱的都大有人在。

人都是有虚荣感的,当然那种帮助别人后成就感也是必不可少的,就像幼儿园时候常说的好人好事,一件伟大且有意义的事情。

00109

0402

0705

高中读的文科,最后选了艺术班(艺术班据说都是不喜欢学习的,没人管,最重要的美女多),大学读的金融学,最后做IT行业,如今做网络推广、项目操盘、一个有潜力的作者。

学什么并不重要,关键是随心,如此便能内外通透。我喜欢看一群年轻的妹子从身边走过的样子,这样会让我感觉我还年轻,生活有希望,于是我毫不犹疑的选择了艺术班,从历次金融危机中我看到金融的力量和破坏力是超绝的,所以我大学读了金融学,因为喜欢黑客的神秘,所以也成为一个三流的黑客。

很多朋友总问我学东西怎么入门,其实最好的老师就是兴趣,如果你喜欢一个女人,一定会费尽心思的去搞定的。

知之者不如好知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

所有做项目的都信奉一句话:“流量为王”,就是做任何项目,关注你的人越多,你赚的钱也就越多。

如此说来我赚钱应该还可以了,恰恰相反,就如同人类历史上的金融危机,一个荒诞不羁的笑话……

之前朋友的公司要做微商城,算是一个送钱的事,几千块很容易就到手了,但最终我还是给推荐了一个功能强大且免费的微信商城平台“口袋通”,并教给他怎么使用。

我想着我也不缺这钱,而且这么简单个事收人几千块感觉有点过意不去。最终也许对方真的会认为这是一个很简单的事,不值得几千块,也许最后会把这件事把我忘了。

过后我有后悔过吗,应该是有的。

但再来一次我会收钱吗? 不会!

因为清高。

有人说这是因为太年轻,我想到等我感觉自己老了的时候再说吧,这份年轻的心性还能保持多久我不知道,这个社会一直在教人变恶,目睹和经历了不少次。

结婚的红包

一个同学要结婚了,但他结婚的那段时间我要去外地,还且忙着准备护照和港澳通行证,所以在微信给发了500的红包,然后红包领了,但下面一句回复都没有,我想也许结婚当天很忙,第二天好歹给个回复,再不济也拍几张结婚照片发来,只是然后再也没有然后。

那么下次有曾经关系不错同学结婚,我还会发红包吗?  

会,但我也会考虑是否值得。

因为曾经有一个朋友结婚 恰好是我考试的那几天 我没去,过后总觉得心里有点亏欠。

做网站的钱

一个大学同学,一起玩了四年,他和朋友合伙注册了公司,要做分类信息网站,这类功能型的网站其他公司的报价多在七八千起,几万块的报价是很平常的,一般网站分功能型和展示型,展示型通常便宜,功能型价格差异就很大了。

我给报价2000元。

给说有开源程序的程序可以搞(替朋友省钱),并且详细说正版和盗版的差别,程序各自的优劣,最后让他自己选择要那个。不会有人如我一般给他说的这般透彻,我也清楚这样的坏处,其实完全可以说:“这个东西需要先做方案构架,然后技术进行开发,服务器需要选云主机,域名要备案,其他公司报价最少2万,咱关系这么好,1万块给你搞定,你饿了吧 走下去请你吃大餐,哦 对了 定金你给一半就行… ”

最后网站做成了,半年了也没收到钱(当时没给定金),没人会一分钱定金没收,半年时间几乎不催账,网站停了后,到账了…如果我不催就一直拖下去吗?或者我不需要向其他人交代吗?

将心比心 便是佛心。

下次有关系好的朋友做网站我还会说这么多吗?

不一定。

不值得,人性都是利己的,据说车祸的时候死的概率最高的是副驾驶,即便旁边坐的是他老婆或孩子。开车的也并非坏人,平时他也许对老婆和孩子都很好,但真相往往是荒诞的。

一些朋友在做事情的时候喜欢和我商量,理论上他们不会和一个蠢货征求意见的但一些事情在明显玷污大家的智商。

前阵子一个段子非常流行:

我给你一颗糖,你看到我给别人两颗,你就对我有看法了,但你不知道他也曾给我两颗糖,而你什么都没给过我,我借你5万,他借你10万。你总会觉得他比我够意思,但你却不知道 他有100万,而我 只有5万。帮你是情份,不帮你是本份。别总想自己为别人做了什么,多想想别人为你做了什么,你不是他 你也不清楚他的情况,习惯了别人对你的好,就忘了感恩。

段子既然能流行肯定是多数人都赞同,但这多数人又有几个不是这样呢,这就是人性中最值得玩味的地方。

那么正常情况下来说,我应该是对人性失去信心,毕竟很多人常说见过的人越多越喜欢狗

每当我这样想的时候,我就会想到一个桥段:女孩变成女人的时候总会充满向往,结果被甩了之后就开始认为全世界没一个好男人,认为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没人愿意做这样一个女人。

当事情看得越是透彻,心里反而多了一分宁静,因为我知道当一个人向我请求时,而我因为一些原因而无法答应,对方就会心生怨恨,既然早就知道会有这怨恨,为何还要生气呢?

我总在想,为何正义和真理越来越远

前些天公司有个女孩小Z说我“幼稚”,这是一个比较有趣的观点,原因之前给一个客户做的项目,但是对方说好的结账时间,却总是再三的推脱。我能理解他的做法,但我绝不赞同。

承诺却又不断地反悔对于小Z她们来说是常有的事,他们也乐于接受,在他们看来这是正常的。举个例子,这如同打你脸,第一次打你肯定特别不适应,但是被打多了,那天不打还感觉不习惯,每个人可以想下在个自己的领域里被打脸多少次,打习惯的又有多少。

出于对正义的需要,以及让我心里更爽的需求,于是直接停了服务器,这让我想起了希特勒的一句话:民众对精神所受的威胁并不觉得可耻,就像他们不觉得自己的自由被欺凌,他们或许想反抗,但统治者的果毅,言论的坚持最终使他们服从到底。

为什么不断地有人违反契约,为什么不断发生食品造假,为什么网上各类诈骗那么多! 

因为犯罪成本太低了。

我赞同这么一句话,将报复与回报作为一种特权和嘉奖。

人都知道佛是大慈大悲像,却少有人知道有佛也有恶魔像。

金刚怒目,所以降服四魔;菩萨低眉,所以慈悲六道。

转载请保留出处:无极领域 » 我为什么那么穷

赞 (86)